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兖州煤业

济三矿张吉祥:“百拐老人”的根艺情缘

作者:张明明 2018-09-05 17:54:32

走进张吉祥那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斗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根根他亲手加工的根雕作品,它们或盘旋缠绕,显其柔弱之美;或自然弯曲,展其脱俗之丽;或孑孓而立,孤芳自傲,气质不凡;或巍然挺拔,豪放粗犷,气势磅礴……

都说朽木难雕,而年逾八旬的张吉祥老人,用一双巧手、几把刻刀,将腐朽化神奇,变平凡为艺术。

耄耋之年一念起

老人说,当了一辈子掘进工人,扛大锨、抡大锤,手糙得跟咧了嘴的枣树皮似的,拿刻刀,绘山水,雕虫鱼,全因偶然一念。

“公园里有个卖根雕拐棍的摊儿,好多人围着看,看了几次,觉得咱自己也能学着做呀,搭个功夫、花个心思,自己做的更有意义。”张吉祥老人介绍,退休后,每天清晨都喜欢在附近的公园里溜弯,电视有上绣百寿、剪百福的老人,咱为啥不琢磨个手艺呢?

于是,这一年,73岁高龄的张吉祥老人,做了个重大决定,80岁前,要做个“百拐老人”!

说干就干,山上有的是折断掉落的树枝、枯死遗弃的树干,原材料不成问题。技术在理论上不就是先将树枝外层的树皮去掉,用最细的中性笔画上想要的图案,再用刀片一点点刻画、雕饰吗?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根雕工艺讲究“三分人工,七分天成”,意为在根雕创作中,主要利用根材的天然形态来表现艺术形象,辅助性进行人工处理修饰。而老人要制作的拐杖,需要在较细的树干上完成雕刻,手法技艺要求更加细腻、精致。

“一使劲儿,不是树枝断了,就是刻刀戳到自己手上了,血呼的就流一手,这学费交的有点贵。”老人的手上,至今还有初学时的伤疤,深深浅浅,纵横交错。

胸中有沟壑,下手有度量。不同于其他雕刻技艺的根雕,以精准著称,没个几年基本功练习以及老师指点,难成大器。而2011年,时年75岁高龄的张吉祥老人,凭着一股子倔劲儿,和年轻时学过制图的绘画基础,仅用了三个月,第一枝“蛇纹拐”就制作完工。

“糙的不能看。”忆及此,老人开心的像孩子一般,眉宇间有着一丝骄傲,这支“蛇纹拐”被老人放在离工作椅最近的地方,手柄处磨砂得油亮油亮。

四载春秋百拐“生”

耄耋之年,眼不花手不抖,胸中有万千景物,幻化刀尖妙趣天成。

随着雕刻技艺纯熟,老人不再局限于只做“蛇纹拐”,原材料也不再满意于公园里、路边捡来的梧桐树的枯枝树干。

“我老家在平阴山区,那里的树种很多,枯了的树根、树干漫山遍野,山是爬不动了,我就一条沟一条沟地找。”每次回老家探亲,村里村外、山前山后,都成了老人“淘宝”的乐园,不仅自己淘,他还发动老伴、儿子、村民和他一起“寻宝”。

八块地砖大的阳台,就是老人的工作室。

“那会堆的满满的都是树枝,梧桐、枣木、楝子木……老伴常说,这老头疯魔了,成天和木头说话。”在充满木料香气中静坐冥想,与树干对话,是老人每天的必修课。老人说,要想雕好一件作品,必须细细研究原材料的形状、质地、适合落刀的地方。必须对这木头充满感情,研究透彻,才可落下第一刀。

楝子木坚实,易做繁复雕刻,拐身刻六瓣梅花做底,再将斜生出的细枝雕出纹理,绘出披风之形,突出部分刻出脸庞、眉眼,顺着披风下摆树结突兀之处,绘出小羊欢腾,好一幅边塞牧羊,牧羊女清秀浅笑,温润如玉,夕阳下披风猎猎,素手扬鞭,岁月静好。

梧桐木粗壮劲实,易配雄壮之风。拐头雕龙首傲然,口衔双珠,拐身顺风干之纹理雕刻祥云万朵,以点墨加粗,隐龙身蜿蜒,龙爪锋利,似有冲天之气势,翱翔万里之雄姿,老人起名“精气神儿”。他说,咱中国人就得有点一飞冲天的斗志和雄心。

从2012年至2016年,四载春秋,凝炼260余枝根雕拐杖,老人钟爱龙头拐和“凤点头”,杖身再配之以“二十四孝图”、“大好河山景”、“奥运火炬”……老人说,咱们是炎黄子孙、龙的儿女,当有传承、知进退、明事理、护河山。

每枝拐杖杖身最显眼处,都刻有“四季平安”,是心愿,也是老人对家人、对祖国的诚挚祝福。

精雕细琢桑榆情

耐得住过程寂寞,品得了生活五味,心系家国情怀,感悟岁月真谛。

如今81岁的张吉祥老人已四世同堂,阖家欢愉。“不服老不行啦,活越干精细,眼神精力都跟不上啦。”从一开始用刻刀刻,到后来用牙签细细磨,老人的雕刻技艺不断的精进着,对体力和精力都是一种考验。

当个“百拐老人”心愿达成后,2017年起,听从家人劝说,老人开始“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可是当遇到奇异的根木时,老人依然耐不住技痒,抱回家来雕琢一番。于是,“百拐”展示厅里,又多了笔山、虎啸、箜篌等根作。

“鹿椅听琴”便是老人的得意之作。一枝如小臂粗的树干,上斜两方枝桠,再加上一条活动的木棍,就成了能坐便携的木椅,椅头骨节处的虫洞,细细打磨圆滑,再将中间掏空,最大的孔洞处加盖,就成了天然的“蝈蝈笼”。

而一同捡来的腐木,中间部分已腐朽殆尽,剥去腐蚀之处,以琴弦覆盖其上,再沿斑驳的裂纹轻绘。老人说,以前有把琴以焦木制成,名为焦尾琴,咱这就叫枯梧琴吧。“可惜,不能调音。”兴致之至,老人坐在木椅上,拨弄着琴弦,琴音铮铮,古朴有韵。

不再沉迷于工作室后,张吉祥老人练上了板胡。年轻看不懂五线谱,年老不会唱戏,机缘巧合下得来的一把板胡,成为老人现下的乐趣。“都知道我好奇心重,爱学好玩,所以大家都愿意教我。”不懂戏谱就强记旋律,不会指法,就硬记弦上位置,一遍遍摸索,两年下来,老人竟也能像模像样的拉一段《过门》,起半曲山东梆子。

“我最近新练了一首歌,姑娘,你听听跑调了没?”搭手巾,指捻弦,弓轻靠,《大中国》的旋律欢快流出,一室木悠香,一曲余音畅……

【编后语】把创造之美融入根雕,把劳动之荣刻进艺术——当了一辈子掘进工人的张吉祥老人,把他的人生感悟、家国情怀和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凝结在刻刀上、渗透进“对根的情意”,这是一份坚持,一种品格,更是煤矿工人善于创新、巧于生活、乐于丰富和提升自我的“缩影式”表达。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期待着更多展现新风貌、新气象、新成果与大家分享。

编辑:王艳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