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兖州煤业

【感动】两位老“北煤人”的暖心情结

作者:李小卫 2018-06-06 17:53:43

在矿业工程公司,有这样两位老党员,他们都是“夕阳红”暖心志愿服务队的成员,男的叫孟宪照,女的叫徐燕,他们俩共同见证了北宿煤矿的光辉历史,见证了他们这代人的成长,同时也见证了北煤精神的延续与传承!

回顾北煤,坎坷中透着感动与震撼

孟宪照老人是1976年从原淄博矿务局西河煤矿桃花峪调迁而来。80年代的矿井,条件艰苦是可想而知的,老人这一代凭着“没有宿舍就住茅草房”、“没有食堂就自己埋锅造饭”的精气神,靠一把把手镐落煤、一把把铁锹攉煤,奋力奏响了艰苦创业、自力更生的号角,仅仅用四年时间就达到了年产45万吨的设计要求。孟老也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小采煤工逐渐成长为区队的区队长、党支部书记,一直奋战在采煤的最前线。

在平均采高不到一米的工作面上,我被这样的精神感动着,感动于这些可歌、可敬、可爱的北煤战士们,他们苦脏累险不怕,他们困难危险面前不惧,可以说他们是北煤精神传承的第一代。在他们的拼搏努力下,北宿矿先后被煤炭部命名为“质量标准化矿井”和“现代化矿井”,成为薄煤层矿井的佼佼者,独占鳌头的领头雁。连续多年被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命名为高产高效矿井和全国薄煤层“双高”建设示范矿井,是100家被命名的高产高效矿井中唯一的一座薄煤层炮采矿井。

孟大爷对我说:“雄壮的战场必有奋勇的战士来守护,和谐的家园也需有得力的贤内助来操持!”在他任支部书记期间,做好职工们的思想政治稳定工作是自己的本职。职工上岗前情绪的细微波动,对家中突发事件的丝丝牵挂都有可能会给安全生产埋下一定的问题隐患。记得有一次,区队一名职工因上班前与妻子争吵了几句导致上班分心,差点酿成事故,发生了一起“擦皮伤”,就因这,他被当时的刘恒月局长“请”到了办公室,刘局长语重心长的那四句话,孟老至今声声在耳,安全管理要“带着责任上岗、带着感情上岗、带着问题上岗、带着任务上岗”的教诲,也成为他27年薄煤层采煤工作期间的座右铭,直到现在也经常鞭策自己远在内蒙的孩子们。

当然,徐燕老人的年纪稍微年轻一些,有着女性特有的细腻,大方间透着知性之美。1977年入矿的她才十三四岁,1980年正式参加工作,先后在洗煤厂、团委、工会、居委会工作过,在团委工作期间,曾应基层采煤队邀请,组织了一次职工家属下井体验生活,与当时的孟老有过很深入的接触,她感触活动开展带来的震撼效果,在爬面现场妻子心疼丈夫工作的艰辛所流淌下来的泪水,徐阿姨说:这比任何言语更能打动彼此的心,心灵洗礼之后,一切的协管说服工作都显得异常的简单顺畅。

回顾北宿煤矿的创业历程,是一条充满困难、布满荆棘的坎坷道路。孟老仍清晰地记得1988年,在当时年纪就已经50多岁的岳立三书记第一次到3708采煤面爬面视察的情景,坚持爬完面后,一句“现代化的工作面,‘文化大革命’的管理”严厉话语像一把锐利的刺刀深深地扎在自己的胸口,深知管理时刻都不能放松,安全时刻都要谨记的严重性。三个月后,岳书记一行又来到了这里,他看到了焕然一新的现代化设备,精气神饱满的一线采煤工忙碌的身影,说:“小孟,今天我收回之前说过的话,北煤人,好样的!”

是啊,北煤人都是好样的!多年来形成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北煤精神,时刻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奋勇向前。煤炭是工业的粮食,在当时的“创高产”时期,机关部室在岗职工,不论大小、不管男女,都义务下井三个小时,去清理浮煤,为煤炭的产出指标做着点滴的贡献。徐阿姨说:那样的日子虽过得艰苦但内心充实,虽深感劳累但毫无怨言。在徐阿姨退休后的闲暇时光里,偶尔回想起来也是一笔充满感动的回忆。

着眼矿业,转型中发挥余热与风采

孟老说刚退休闲下来是极度不适应的,之前工作上的忙碌状态像一个根本停不下来的陀螺,感觉浑身是劲儿却没地方施展,好在居委会“收留”了他,让自己再次体会到了组织的温暖、兄妹们的团结、北煤精神的延续。徐老现在也是经常发动带领一群团结聚力的兄弟姐妹们在春节前后进行民间艺术展演、节假日期间的舞蹈编排,让离退休职工和职工家属在业余的文化生活中过得滋润、活得开心。

其实,徐阿姨在刚开始组织活动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多的挫折。“一群啥也不会的人能搞出什么名堂来”之类讽刺的话语时常会响荡在她的耳旁,让她也曾萌生过退却的念头。但在一次活动中,一场突然降临的暴雨彻底打乱了彩排前一切原定计划,徐阿姨心里打怵,灰心地看着窗外:大家是不会再来了?但眼前五颜六色的伞像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出现在视线里,老人掉泪了,这种团结的力量让她坚信,自己的坚持是对的!

孟大爷说:在一次次“夕阳红”暖心志愿活动中,像他一样佩戴红袖标的老人还有很多很多,有不图名利、默默付出的“羞涩大叔”——路荣水;有红白喜事、忙里忙外的“热心大叔”——翟慎祥;还有传承家风、邻里和睦的“操心大叔”——张可斋……

徐阿姨说:在一次次文艺活动“总统筹”中,也有许多像她这样忙前忙后的兄弟姐妹们,无论是从人员的协调、活动的策划到动作的规范,大家事无巨细,大家从容应对,大家共同用自己的一颗热心服务着北宿煤矿留守处近300余名职工家属的文化生活。与此同时,她还多次带领大家代表北宿镇政府到邹城市参演,屡次获一等奖好成绩,今年被评为邹城“最美工作者”,展现了兖矿人的风采。

转型后的矿业工程公司,让这些参与过北宿煤矿建设、见证过北宿煤矿辉煌、目睹着北宿煤矿关停的老同志们看到了新的希望、生发了新的动力。矿业工程公司领导们对老一辈的深切关爱、活动资金上的大力支持,使他们共同汇聚起在精神文明建设中持续了激发的矿区正能量,也为兖煤矿业工程有限公司的转型发展继续贡献着坚实的力量。

编后语:老北煤情结,是一种渗透到骨子里的勤与钻,情与暖。一座矿井的记忆,连着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企业的温情和执念,每一步走过的路,每一次吃过的苦,每一份积淀下来的工友感情,都化作无尽的动力、无形的精神,激励着下一代、新一代的兖矿人高歌猛进,砥砺前行——这是两位来自矿业工程公司“夕阳红”暖心志愿服务队的老人带给我们的感动。作者李小卫说,作为由北煤“转型”来的矿业工程公司的一员,听听老前辈们的故事,看看他们现在散发余热做的暖心事,觉得奉献真美,工作真好,生活更是令人充满着无限的向往和魅力。是啊,无论老与新,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不变的是一份兖矿情,牵心动怀,感动你我。 

编辑:王艳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