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中国煤炭报】贵州翻开智能化采煤新一页

作者:张安妮 2018-05-31 16:29:53


发耳煤业调度室大屏上展示出31004采煤工作面的运行情况

发耳煤业智能机械化采煤工作面井下操作系统 王国利 摄

发耳煤业调度室操作平台

兖矿贵州能化发耳煤业有限公司智能机械化建设项目通过验收

建成西南地区唯一一个省级智能化采煤工作面

“我代表验收组宣布,兖矿贵州能化发耳煤业有限公司智能机械化建设项目通过验收!”5月16日,验收专家组组长、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研究员李绍泉宣布验收结果,发耳煤业31004采煤工作面通过了验收。这标志着贵州省成为西南地区唯一一个建成了省级智能化采煤工作面的省份,也宣告贵州煤炭工业发展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以前想都不敢想

地质条件复杂,高瓦斯、突出矿井居多,煤层不稳定,地质灾害严重,这些不利条件一度让贵州煤矿在智能化、机械化建设上心存疑虑,不敢迈开步子

贵州省能源局副局长兰海平带队参加了验收工作,他说:“可以说,我和煤炭打了半辈子交道,能在贵州实现智能机械化,确实是我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贵州素有“江南煤海”之称,煤炭储量丰富,但独特的喀斯特地貌给煤炭采掘带来了很大困难。地质条件复杂,高瓦斯、突出矿井居多,煤层不稳定,地质灾害严重,这些不利条件一度让贵州煤矿在智能化、机械化建设上心存疑虑,不敢迈开步子。

“在地质条件不利的情况下,发耳煤业能通过验收,这对全省煤矿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和示范引领作用,促使我们更加有决心和信心加快推进全省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兰海平说。

贵州省财政厅、贵州省安监局(贵州煤监局)、贵州省科技厅等单位和六盘水及水城县有关部门共同参加了验收。在2天的时间里,验收组对发耳煤业31004采煤工作面子系统、综合信息化管控平台、工业视频监控子系统、运输子系统、排水子系统、供配电子系统、通风子系统、压风子系统及瓦斯抽采子系统等项目建设开展了验收。

李绍泉说:“通过查阅资料、现场复核、给子系统评分等步骤,我们认为发耳煤业智能机械化建设项目各项评分均在80分以上,其中采煤工作面子系统评分为95分,可以说是以较高分数通过了智能机械化建设验收,发耳煤业成为贵州省乃至西南地区第一家实现了综采工作面智能机械化的煤矿。”

李绍泉告诉记者,煤矿企业实现生产辅助系统信息化并不难,但要在综采工作面实现智能机械化就比较难了,尤其是在贵州的煤矿。而这,也正是让兰海平感到振奋的原因,他说:“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能化、机械化,在贵州煤炭史上绝对具有里程碑意义!”

5月17日,记者在发耳煤业调度室感受了一次智能机械化的采煤过程。

只见工作人员轻轻按下一个键后,调度室大屏上清晰地展示出31004智能化采煤工作面的运行情况:综采设备自动进入割煤、推溜、拉架、装煤和运输等生产流程。与之相随的,是井下皮带运输机、转载机、输送机、采煤机、液压支架等设备按照系统设定的指令自动运行。同时,井下各类数据信息通过光纤传入工业环网,实时传输到显示屏上,实现了远程控制。不到50秒钟,整个启动过程就完成了。

“真是难以想象,这套高科技设备带来的改变太大了。现在矿工兄弟们下井干活轻松多了!”作为发耳煤业智能机械化建设项目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发耳煤业副总工程师朱加贤说。

朱加贤说:“以前矿工们干活,遇到井下问题基本都要靠经验去判断和解决,费时费力不说,还存在安全隐患。现在有了这套设备,工作人员在屏幕前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手指一动就能解决问题,又快捷又准确,也更安全了。”

在井下从事采煤工作20年的朱加贤,回忆起今年3月25日设备试运行的情景时,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说:“当时最担心的是怕这套设备‘不听话、不能动’,紧张得不得了。结果,看它乖乖地听指挥开始采煤后,心里的高兴啊,真是说不出来!”

升级改造 初尝甜果

发耳煤业共投入资金3600余万元,历时11个月完成了31004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和生产辅助系统7个信息化子系统建设项目。预计不到2年可收回投资成本

发耳煤业组建于2004年11月, 承担着贵州省“西电东送”的重点任务。矿井属于煤与瓦斯突出矿井,设计年生产能力为180万吨。

2017年6月以来,按照贵州省相关要求,发耳煤业共投入资金3600余万元,历时11个月完成了31004智能化综采工作面和生产辅助系统7个信息化子系统建设项目。

自今年3月25日试运行以来,31004采煤工作面给企业带来的好处可谓立竿见影。

“首先实现了减员增效。”发耳煤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孙守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31004采煤工作面原来有井下工人85人,现在只需49人,减少了36人。辅助系统原来有74人,现在只需21人,减少了53人。一共减少工人89人,每年减少人工成本支出820万元。”

人员的减少,换来的却是工作效率的明显提高。“设备运行1个多月来,采面每天多出煤800吨左右,工作效率提高了20%以上。”按此计算,企业预计不到2年可收回投资成本。

“同时,智能机械化的推进也能帮助企业积极应对‘招工难’的问题。”近年来,井下矿工年龄偏大、缺乏青壮年职工的问题,让煤矿面临后继乏人的困境。由于井下工作强度较大、生产环境较艰苦,年轻人不愿到煤矿干活。和其他煤矿负责人一样,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曾让孙守义一度感到很棘手。

如今,智能机械化的推进在把矿工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的同时,给企业实现可续性、健康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

“当然,最关键、最重要的还是确保了安全,大大提高了井下安全作业的系数,增强了企业安全生产的底气,为职工创造了良好的作业环境。”孙守义强调,只有保证了职工的安全,企业才可能持续发展。而智能机械化设备的运用,无疑是实现以上目标的有力保障。

事实上,对于31004采煤工作面实现智能机械化后的改变,矿工是最有发言权的。颜辉正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

作为一名支架工,今年30岁的颜辉谈到以前工作的最大感受时,不由得脱口而出:“又累又脏。”

“采面引进这套智能机械化设备以前,我们支架工都要跟着煤机跑,采面有146台支架,煤机每割过一台支架,我们就要操作一次, 146台支架就要重复劳动146次。一个班下来人都累得不行了,有时煤灰大,还要注意有没有煤矸石落下。支架出了问题,要请有经验的老师傅靠眼睛看、靠经验判断出了什么问题。”说起以前的工作,颜辉感到重体力活比较多。

但现在,支架自动运行,哪一台出了问题,调度室屏幕上都会清楚地显示,工作人员只需将该支架设置锁定后即可进行修复,既安全又精准、快捷。

“以前要花半小时才能解决的问题,现在电脑上操作只需要3秒钟。”与此同时,颜辉的劳动量也减少了90%以上,不用跟着煤机跑动,只需巡查即可,“而且,现在井下比以前也干净多了,我们升井后脸不会像以前那么黑了,稍微洗把脸就行了呢。”

“职工少了,大家的工资也高了。”颜辉现在每月能比以前多拿1000多元工资,企业安排他学习操作设备,现在他每月有一半的时间在地面工作,“以前1个月都难得见到太阳,现在好了,可以常常看见天空了!”说到这,颜辉发自内心地笑了。

正是由于31004采煤工作面突出的安全和经济效益,如今发耳煤业其他采面的矿工都很羡慕颜辉他们,有不少矿工悄悄找领导“开后门”,希望能到31004采煤工作面工作。

目前,兖矿贵州能化公司青龙煤矿、发耳煤业、五轮山煤矿“三化”建设均通过了贵州省第一批省级验收。如今,贵州能化公司信心倍增,表示将加大科技攻关力度,坚定走“自动化减人,机械化换人”的发展道路,为最终实现“井下无人采掘”不懈努力。

坚决稳妥推进转型升级

目前,贵州全省已有44处煤矿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其中20处已完成改造;100处煤矿实施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已完成的有28处;8处煤矿开展了智能化采掘工作面试验

事实上,发耳煤业进行智能机械化建设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和大多数贵州煤矿企业一样,发耳煤业最初对进行智能机械化建设也是持怀疑态度的。贵州能化公司副总经理崔相杰对此最有体会。

“最害怕投的钱打了水漂。”提到最初的担忧,崔相杰说,“贵州的地质条件能不能搞智能机械化?说实话,当初我们心里都没有底,大家都是持质疑和观望的态度。”

就在企业犹豫不决时,贵州省给了企业一个明确的答案:推进转型升级时不我待。

2017年5月23日,贵州省召开了能源工业转型升级发展大会,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省长的孙志刚要求,要加快研制符合贵州煤炭赋存特点的机械化装备,联合开展煤矿机械化智能化技术攻关,积极推广煤田高精度勘探、石门揭煤、无煤柱开采、薄煤层机械化开采、岩巷快速掘进等先进工艺技术。要依托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促进煤炭行业转型升级,建设一批协同控制智能化井群、一体化控制的智能化矿井。

同时,为深入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加快煤炭工业转型升级,促进全省经济社会更好更快发展,贵州省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实现生产煤矿采掘机械化全覆盖、辅助系统智能化全覆盖、信息化服务管理和监控全覆盖”的目标要求,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同时要求,各地相关部门要坚持安全第一、绿色低碳、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积极稳妥、有序推进的原则,全面推进相关工作。

“企业感到了政府的决心和力度,觉得这事早晚都要干。” 尽管仍然带着怀疑,崔相杰还是在2017年带着发耳煤业等几个煤矿的负责人远赴山东滨湖煤矿无人采煤工作面进行现场观摩学习。而滨湖煤矿也是贵州省请来参加能源工业转型升级发展大会的嘉宾单位,为的就是开拓省内煤矿企业的眼界,打破固有的思维模式。

“滨湖煤矿的地质条件也不怎么好,和我们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他们能搞无人采煤工作面,我们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就在学习回来的途中,崔相杰一行一扫之前的质疑和担心,有些兴奋地想在自己的矿区进行智能化机械建设了。

除了要调动和增强企业的信心外,为了确保相关工作的稳妥推进,贵州省还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

首先,贵州省制定了全国首个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地方性指导文件——《贵州省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与验收暂行办法》,并形成了符合贵州实际的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技术依据。这从技术上排除了贵州不能发展智能机械化的疑虑。

同时,贵州省择优选取了十家单位作为贵州省煤矿智能机械化服务基地,通过发挥服务基地的带动作用,提高煤矿智能机械化升级改造所需的装备制造、技术咨询、教育培训服务水平,着力从人才教育培养上解决后劲问题。

此外,贵州省还强调要用好省煤炭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专项资金,为煤矿企业进行升级改造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今年年初,贵州省已预拨4.14亿元奖补资金到各相关县级财政,截至2018年4月30日的调度数据显示,县级财政已拨付到矿近1亿元。

目前,贵州全省已有44处煤矿实施综合机械化改造,其中20处已完成改造;100处煤矿实施辅助生产系统智能化升级,已完成的有28处;8处煤矿开展了智能化采掘工作面试验。

对于贵州省来说,发耳煤业智能化综采工作面的顺利投产,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打破了“贵州地质条件复杂不适于智能开采”的固有思维。预计今年该省还将有3处智能化综采工作面投产。

贵州省今年还有一批矿井正在申请煤矿智能机械化建设奖补资金,通过这些矿井升级改造,可以实现“到2018年底,全省正常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70%,50%的正常生产煤矿实施辅助系统智能化升级”的预定目标。

不过,面对目前取得的可喜的进展和成绩,贵州省还是保持了应有的谨慎和警醒。

发耳煤业负责人表示,目前虽然设备运行正常,但是也“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面对今后设备的维护及在实践中可能产生的问题。

专家则表示,技术人员的培养和教育是当前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为切实帮助、指导煤矿企业进行升级改造,在贵州省制定的《推进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建设实施方案》中,提出了实现煤矿智能机械化的5条技术路径和9项保障措施。

对于更多的煤矿企业来说,前期需要投入的大量资金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

针对企业升级改造资金困难的实际情况,贵州省能源局也已有了对策。

贵州省能源局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加大与省科技厅、省财政厅、省安监局(贵州煤监局)、省大数据管理局等部门的通力合作力度,加上政府各项帮扶措施,精准发力,保障项目实施。

同时,贵州省能源局还将积极争取金融支持,与贵州省经信委、省财政厅、省国土资源厅、省政府金融办等部门认真落实贵州省政府关于投贷联动机制、“矿权”二次抵押机制的政策要求,促进煤炭资源融资、开发多元化,创新金融和融资模式,最大限度释放煤炭产能,加快行业转型升级工作进度。

贵州省已要求,将煤矿智能机械化改造建设工作纳入有关市(州)、县(市、区、特区)政府及部门考核指标。对不能实施智能机械化改造的煤矿要进行梳理,作为淘汰关闭重点引导其有序退出。

编辑: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