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关注

【中国煤炭报】贵州煤炭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王丽丽 2018-05-31 16:29:53


截至今年5月中旬,贵州盘江精煤股份有限公司土城矿、月亮田矿、火铺矿已通过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验收。图为专家组正在查看矿井图纸资料。刘佳跃 摄

图为兖矿贵州能化公司发耳煤矿,前不久,西南地区首个通过省级验收的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在这里建成。

贵州煤炭的机遇与挑战

编者按:

作为西南煤海,贵州一直是西南地区煤炭生产主力省,2017年煤炭产量仅次于内蒙古、山西、陕西和新疆,居全国第五位。贵州煤矿常年来给人的印象是井型小、数量多、生产力水平较落后。2012年以来,通过大力推行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目前该省煤矿数量大为减少,面貌也在发生改变。

此次本报记者前往贵州采访半月有余,深入贵阳、六盘水、毕节、遵义等重点产煤地区,既听取了贵州省能源局领导的全面介绍,又体会了县级煤矿安监部门基层安监员的酸甜苦辣,既走访了国有重点煤矿、外省投资兴建的国有股份制煤矿,又深入了在贵州占绝大多数的私营煤矿,以期为读者多层次多角度呈现贵州煤炭行业的面貌。

“一说是贵州的煤矿,有人觉得我们还在用手挖煤。”上个月,记者在贵州的一家国有煤矿采访时,一名管理人员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媒体有责任真实反映贵州的煤矿啊。”

作为西南煤海,贵州2017年煤炭产量仅次于内蒙古、山西、陕西和新疆,居全国第五位。根据贵州省能源局的公告,截至2017年12月底,贵州省共有生产矿井476处,合计产能16063万吨;建设矿井59处,合计产能3345万吨。

近年来,贵州省政府对煤炭行业兼并重组和转型升级非常重视。从2013年开始,在全省范围内大力推进煤矿兼并重组,煤矿数量大为减少,年产能9万吨及以下小煤矿现已全部退出。当然,这个过程中,因电煤一度告急等因素,也有过一些质疑声。

去年5月,贵州省人民政府下发《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黔府发〔2017〕9号),这份省长亲自部署、各部门调研半年形成的长达44页的文件,是贵州煤炭行业到2020年的发展纲领。今年4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又下发《关于进一步落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加强煤电要素保障促进经济健康运行的意见》(黔府发〔2018〕9号)。

巧合的是,以上两个文件都是省政府发的年度第9号文件,简称“9号文”。

贵州煤炭行业现状如何?面临哪些挑战?以两个“9号文”为代表的省级规划,又会给该省煤炭行业带来什么机遇?记者日前专门采访了贵州省能源局副局长胡世延。

淘汰落后产能同时力保煤炭供应

黔府发〔2017〕9号文提出的主要目标有:到2020年,贵州省煤矿全部为年产能30万吨及以上;通过减量置换、优化布局,全省煤炭年产能达到2.28亿吨,产量1.92亿吨,省内用煤1.35亿吨,外调5500万吨;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6%。

据贵州省能源局的公告,截至2018年3月底,贵州省共有生产矿井443处,核定生产能力15718万吨。

记者据公告详情统计,这443处煤矿中,年产能在30万吨以下的有180处,产能约2800万吨。其中,贵阳、遵义、黔南三市(州),年产能30万吨以下煤矿超过半数,目前煤矿数量最多的毕节市,年产能30万吨以下的煤矿有66处。接下来贵州煤矿兼并重组的任务依然不轻。

让此项任务难度升级的一个现实是,贵州煤炭保供任务也很重。

无论是外地人,还是当地人,对贵州近几年经济发展之快,都是深有体会的。交通历来是大问题的贵州,近年来大修路网,省内多个城市之间已互通高铁,高速公路通到各县,而这种势头还在继续。2017年贵州GDP增速达到10.2%,居全国首位。

经济高速发展、基础建设大兴,离不开能源的支撑。贵州的省情跟中国的国情相似,最可靠的能源就是煤炭。此外,贵州还是南方唯一的煤炭调出省,以及“西电东送”的基地。

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张应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十三五”期间,贵州省能源需求总量还将保持年均3.5%的增速,国家开发布局将贵州作为南方唯一煤炭调出省份、每年承担5500万吨的调出任务,按照框架协议,每年向广东送电500亿千瓦时。“在水电基本开发完毕、非水可再生能源有限的情况下,保障能源有效供应必须依靠煤炭、依靠以煤炭为原料的燃煤火电。”张应伟说。

一方面,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贵州煤炭行业现状,都要求坚定地淘汰煤炭落后产能,继续兼并重组;另一方面,自身经济发展和国家开发布局的需要,又要求力保每年近2亿吨的煤炭供应,这是贵州煤炭行业当前面临的“两难”挑战。

对此,黔府发〔2017〕9号文作出了相应安排,即加快培育释放先进产能。具体安排如下:通过科学安排改造提升和建设时序,2017年至2020年,累计改造提升和建设完成257处煤矿;大力提升产能利用率;建立煤矿改造升级和建设倒逼机制;机械化改造新增产能合法化。

煤矿的改造升级需要时间,目前贵州的电煤供应依然较为紧张。为了解决煤矿改造升级中遇到的一些困难,以及在当前尽力保障煤炭供应,今年4月,贵州省人民政府又下发了黔府发〔2018〕9号文。

“今年的9号文是去年9号文的进一步深化和完善。”胡世延表示。

黔府发〔2018〕9号文的第一项重点任务,是保证煤矿正常生产秩序。

“该去的产能要去,合法的产能要保障其正常生产。”胡世延表示,去年贵州生产煤矿的平均有效生产时间仅206天,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276个工作日。今年,首先要保证煤矿的生产时间。

黔府发〔2018〕9号文提出,有条件的煤矿可露天生产,非安全隐患原因要求煤矿停产停建的须提前15个工作日向省能源局、省安全监管局报备。

黔府发〔2018〕9号文提出的第二项重点任务,是科学安排煤矿退出时序,重点加快停产停建且不具备恢复生产建设条件煤矿的退出步伐。

胡世延表示:“社会上有一个认识误区,贵州电煤不足,又在去产能。实际上,目前贵州的去产能工作,重点去的是停产停建、长期亏损、不具备复产条件的煤矿产能,这部分占比超过90%。”

对于生产煤矿,黔府发〔2018〕9号文规定,正常生产的年产能15万吨及以上兼并重组煤矿,在确保安全生产和优先保障电煤供应的基础上,原则上可以继续生产到2019年12月底。

此外,加快煤矿证照办理、妥善处置矿界重叠问题等黔府发〔2018〕9号文部署的工作,也是为加快释放先进产能开路。

转型升级的急切需求和资金难题

应对贵州煤炭行业的“两难”挑战,最根本的解决方法,一是新建优质产能矿井,二是已有产能的转型升级。

“短时间内启动大量新矿井建设项目难度很大,所以还是要加快兼并重组煤矿的转型升级。”胡世延说。

这方面贵州省政府有安排。黔府发〔2017〕9号文有3个附件,其中第二个为《推进煤矿智能化机械化改造建设实施方案(2017—2020年)》。该方案要求,按照重点突破、整体推进原则,全面实施全省保留生产煤矿综合机械化改造、智能化升级。

在该方案形成之时,贵州省有机械化煤矿213处,其中综采煤矿124处,高档普采煤矿89处。该方案的目标是,到2020年,全省392处井工生产煤矿中,综采达到316处,生产能力占比88%;高档普采44处,生产能力占比8%,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6%,掘进机械化率达到75%,智能综采工作面煤矿达到60处。

按照工作部署,2017年是试点阶段,2018年至2020年是实施阶段。

记者近日分别到贵州的4家国有煤企和1家民营企业采访,恰巧其中几个矿是智能化示范建设单位,真刀真枪的投入,换来了真金白银的收获,智能化系统既减少了岗位人员,降低了用人成本,又提高了矿井的安全系数。事实证明,在贵州复杂的地质条件下,也是可以成功进行自动化、智能化改造的。

但无论是机械化还是智能化改造,首先要有较大投入。记者去采访的企业,均为当地煤炭企业中的佼佼者,记者看到的矿井,在这些企业中,又是数一数二的矿井。据介绍,在贵州,煤炭产量仅有约四分之一来自国有煤矿,四分之三来自民营煤矿。刚刚经历过兼并重组和上一轮煤市低谷,民营煤矿转型升级最大的难题是资金。

为此,2017年7月,贵州省财政厅和贵州省能源局联合印发《贵州省煤炭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制定煤矿机械化和智能化改造的奖励措施,规定智能化改造最高可奖励500万元。

黔府发〔2018〕9号文指出,对拟需新增贷款煤矿项目进行审查筛选并建立投资项目库,对1年内能够有效释放产能的项目,向金融机构和社会投资机构进行推荐,按照“一企一策”原则实施风险补偿,财政性资金与金融机构、社会资本按0.15∶0.85比例对项目实施投放。

为了确保这笔资金能真正用于转型升级,该文件还规定:新投入资金实行“封闭运行、独立核算、专户管理、线性兑付”,原有债务计息挂账。

胡世延说,此举目的,一是解决煤矿转型升级的资金问题,二是煤矿因此能投产见效,亦可盘活之前的不良贷款,得到了煤矿和金融机构的支持。

在黔府发〔2018〕9号文中,另一项解决资金难题的保障措施,是建立“矿权”二次抵押机制:煤炭企业探、采矿权可向银行或金融机构申请实行二次抵押贷款,有效缓解企业融资担保难问题。

“如果这些工作都做了,还有的煤炭企业存在转型升级的资金难题,还有什么办法吗?”记者问道。

胡世延回答:“有。采用设备租赁的模式。”

黔府发〔2017〕9号文提到:鼓励和支持组建区域性煤矿设备租赁维修站,解决煤矿采掘设备投资大、利用率低的问题,充分挖掘设备潜力,提高煤炭企业生产经营效益。

据介绍,目前在贵州的煤矿中,已有租赁设备转型升级的试点。

与火电、水电的利益平衡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贵州一些煤电企业的“诉苦”。大致意思是:煤炭企业认为电煤保供任务太重,电煤政府指导价不如市场价高,影响了效益;电力企业因电煤供应紧张,影响开机时间,也影响了效益。

今年贵州省政府出台的9号文, 名为《关于进一步落实能源工业运行新机制加强煤电要素保障促进经济健康运行的意见》,其中一个主要目的,便是推动煤炭、电力协同发展。

黔府发〔2018〕9号文提出:打造能源总量充足和能源价格具备竞争力的经济发展新优势,加快实现企业利益共同化、全省利益最大化,助力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为奋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提供战略性、基础性能源支撑保障。

这是根据贵州的发展战略,给能源保障“定的位”。作为基础能源行业,贵州煤炭和电力行业的发展,当然不能脱离这个“定位”。

贵州的气候特点,又进一步增加煤电利益平衡的复杂性。贵州冬季气候湿冷,来水少,水电发电量小,而用电需求大;夏季天气凉爽,来水多,水电发电量大,但用电需求相对较小。这使煤炭不仅与火电,与水电也有了非常紧密的关联。

“今年的9号文,在落实电煤供应中长期合同、健全完善电煤储备机制、继续推进水电火电发电权交易上,进一步深化。在考核上,也做了进一步保障。”胡世延说。

黔府发〔2018〕9号文规定,2018年贵州全省电煤供应量确保达到7000万吨,2019年至2020年根据用电需求逐年递增10%以上,建立煤炭企业与火电企业稳定的“一一对应”供需关系。

这个中长期合同,执行年限必须在1年以上,合同执行每大卡7分至9分(坑口,含税)的政府指导价。对长期不能完成电煤供应中长期合同任务的煤炭企业,原则上不再对其新增资源配置。

在电煤储备上,全省统调火电企业全年日常存煤不低于300万吨,在落实日常存煤量的基础上,按照“淡储旺用”原则,利用汛期组织增加季节存煤500万吨。在考核上,对其实行日常存煤与基础发电计划挂钩,根据各发电企业日常存煤任务完成情况和发电计划执行情况,相应增减其基础发电计划。

“即到11月底汛期结束时,全省统调火电企业存煤不低于800万吨。再鼓励有条件的市(州)和国有煤炭企业结合实际开展应急性电煤储备,确保应急存煤200万吨。”胡世延表示,这一来保障了汛期结束后用煤旺季的电煤需求,二来保证了汛期用煤淡季煤炭企业的正常销售和生产。

在火电和水电的利益平衡上,继续推进水电火电发电权交易。具体规定如下:水电企业发电超过基数后(对应年发电利用小时2710小时),须向火电企业购买发电权,火电企业发电权收益全部用于电煤储备和降低用电企业成本。

胡世延表示,这些工作“最终的目的是行业利益均衡,全省利益最大化”。

在发展战略中的“定位”和与电力行业的关系,这是贵州煤炭行业的大环境,是不可能一时间发生较大改变的。这里有机遇,也有挑战。作为经济快速发展省份和能源输出大省的基础能源,若能抓住这一轮的发展机遇,相信贵州的煤炭行业还会有大发展。

相关链接

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煤炭工业淘汰落后产能加快转型升级的意见》(黔府发〔2017〕9号)

主要目标

到2020年,形成全省煤矿全部为30万吨/年及以上、基本实现机械化开采、全面实现智能化控制、稳定保障电煤供应和其他用煤需要、符合集约安全高效绿色要求的现代新型煤炭工业体系。

◆生产供给结构显著优化

到2020年,全省煤矿全部为30万吨/年及以上,其中大中型煤矿产能占80%以上。力争单一煤矿主体企业集团规模达到300万吨/年以上。

◆有效供给能力显著增强

到2020年,全省煤炭年产能2.28亿吨,产量1.92亿吨,省内用煤1.35亿吨,外调5500万吨。

◆智能机械化水平显著提升

到2020年,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到96%,掘进机械化率达到75%,智能工作面综采煤矿达到60处,煤矿辅助系统智能化、信息化服务管理和监控覆盖率均达到100%。采煤工作面人数减少50%以上,全员劳动工效达到1300吨/人年。

◆资源综合利用水平显著提高

到2020年,煤层气(煤矿瓦斯)抽采利用率力争达70%,煤矸石综合利用率力争达80%,矿井水100%达标排放、综合利用率力争达80%,煤炭入选率达到80%以上。

◆安全保障能力显著增强

煤矿安全基础设施明显改善,安全生产长效机制进一步健全。

编辑: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