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东华建设

三十七处解正光:“咱是个共产党员”

作者:张 帆 2018-05-24 17:59:18

解正光带着徒弟在清点材料,传道授业总是毫无保留。

他对工作兢兢业业付出再多不求回报,工友们说他做过的好事三天也讲不完,入党20年他总把“共产党员”四个字放在嘴边……他就是三十七处安装分公司职工解正光。近日,他拾金不昧的感人事迹被集团公司“新新兖矿”微信公众平台报道后,一时间成了矿区名人。

故事的开始在解正光这里,也是同样的版本。

2018年5月18日中午,解正光像往常一样驱车上班,临近厂区拐角的大路边上看见一个女士皮包,赶紧停车捡起来打开看,里面除了厚厚一叠钱还有手机、驾驶证、银行卡、医保卡等物品。“这肯定是谁丢的,找不到一定急死了,要赶紧还给人家。”拿着包,解正光脑海里最先闪过的是这样的念头。看到失主手机没有锁屏,于是他联系到失主同事,并把包送过去,然后像啥事都没发生似的去上班了。

虽然眼睛花了,但解正光仍然热爱学习和做笔记。

“说实话,我当时真没注意里面有多少钱,谁曾想后来失主孙女士找到我,还买了礼品非要感谢啥的,又给咱集团公司‘新新兖矿’微信公众号写报道,我有点措手不及,多大点事也,社会上好心人多了,举手之劳罢了,何况咱是个共产党员。”再提起这件事,解正光觉得挺不好意思。

“钱多少不重要,就是那些卡和证件,真要是丢了补办起来费心又费时。”对于孙女士来说,解正光的“举手之劳”足以让她感动到落泪。对于解正光拾金不昧的行为,孙女士有自己真挚的表达:“那一刻,他拾起的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送还的,是一颗至纯至美的心。”

其实这件事在解正光的心里真不算什么,据他回忆,这些年他拾到钱包、手表、手机等贵重物品七八次,总价值达六万多元,每一次都是如数归还失主。他说:“我也丢过东西,也知道那种感受,遇到这样的事,一是昧良心的便宜不能占,二是应该多为丢东西的人着想,何况咱是个共产党员。”

今年已经50岁的解正光,是个标准的矿二代,从小在父辈们的熏陶下,有一颗热爱兖矿、扎根兖矿的心。参加工作以来,跟随三十七处人服务集团公司对外开发,他清楚地记得,2010年8月15日和工友们启程,驱车三天三夜到新疆项目搞建设,一去就是6年多。这6年他带着几个徒弟在现场负责材料管理,历经辛苦,工作出色,每年极少能回家。

徒弟刘静回忆起那些日子说:“师傅业务精,各种资料整理得清清楚楚,工地上用的所有材料,搭眼一看就知道是什么型号尺寸,市场上是什么价格,教会我很多专业知识。现场条件艰苦,他对我们更是照顾有加,脏活累活不让我们干,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

师傅疼徒弟,徒弟敬师傅,徒弟们说从师傅那里学到的不仅是业务知识,还有做人的道理。

由新疆回到本部,解正光又转身投入蓝天项目建设。

2017年6月的一天,大雨磅礴,蓝天洁净煤厂项目建设急需要一批管材,为了不耽误现场施工,解正光和徒弟郭霞冒着大雨押车送到现场。本打算雨停再卸货,可司机师傅有事急着回去,找到解正光,解正光二话没说,带着几个工友就帮着卸起来。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看着师傅在雨里淋得像个“落汤鸡”,郭霞心里酸酸的。

继续去找解正光的领导、工友、家人去更多了解他,许多人都有故事讲:工友家有困难他总会慷慨解囊,帮陌生人在商场找走散的孩子,路上碰见谁电动车坏了驱车带着人家去修车子……他身上闪现的共产党员的良好品质和好故事,好像总也讲不完。

有人曾经问他为什么这么拼?这么傻?他的回答还是那句话:“因为咱是个共产党员。”现在的工作搭档顾伏成这样评价他:“善良,忠厚,勤奋等等吧!这些好词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这么多年在单位,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真是个身边的好榜样。” 

作为对家人的补偿,厨房就是解正光的战场,做饭、洗衣服这些家务活干起来挺带劲儿。

“嫁给他这么多年,他就是这样的人,永远都把共产党员挂在嘴边,永远都是工作第一,想着多出力,多干活,也不求回报,对外人好像比我们还好。可为这个家,他付出的最多,我就喜欢他这个品质。”说起自己的男人,解正光的妻子话里有埋怨,更多的是幸福。

编后语:“咱是个共产党员”——不算拾金不昧,是本该这样;不算助人为乐,是本色使然;不是劳模典范,却散发着灼灼不息的正能量。三十七处安装分公司职工解正光的事迹见诸“新新兖矿”微信公众号后,引来了一大串受众留言,暖到了很多很多兖矿人。究其原因,是他用平实踏实务实的做人准则、做事信条,为我们诠释了一名新时代“两学一做”共产党员的内涵:用一颗善心对待周围的人和事,用一腔质朴的情怀做人做事,工作、生活本就是这样,哪有多少轰轰烈烈惊天动地,都是凡人善举都是平常故事,但是如果一个人俯仰之间皆为真为善为美,持之以恒地展现诚信、善良、责任、真诚、宽容和爱心,那也是一段佳话、一部传奇,比如解正光。

编辑:王艳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