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入口 网站地图 投稿平台 学习平台 应用矩阵 兖矿电邮 兖矿OA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 兖州煤业

【兖矿人】因为热爱,她们让别样幸福绽放――鲍店矿厂内机动车女司机群像素描

互联网 作者:王伟 2018-03-07 10:24:02


在煤矿,厂内机动车辆多为动则自重十余吨、车长七米、车高4米庞然大物,说起驾驶这些车辆的司机,人们往往想起健壮的男驾驶员,可在鲍店矿却有着这样一群驾驶着“大块头”的女司机。

赵华:辛勤飞奔在环保路上的“小蜜蜂”

1985年10月出生于邹城的赵华,从参加工作就在鲍店矿,现为该矿社区管理中心第三团支部书记。赵华虽然年龄不大,却已经是一名有着10余年驾龄的老司机了。

2016年5月起,随着环保工作需要,矿井在职工中竞聘洒水车司机。“开了13年的翻斗车、2年的自卸车,骨子里也从小女人变成了女汉子,敢挑战、不服输就是我的性格,看到竞聘通知,我就报名了。”谈到开洒水车的原由时赵华说。

在外人看来,女孩子开个近3米高、7米长的洒水车,很威武很拉风,朋友、路人会投来羡慕的目光。也有人说,不就是开个车洒个水,还能有多累。但仅开了两年洒水车的赵华却说,没真正从事这个行业,远不知道其中的酸辣苦咸。

夏天的时候,由于天气炎热,即使下雨,路面也会干得很快,为保证矿区的路面保湿保洁,家住邹城昌平小区的赵华早上4:30就起床开车赶往矿上,5:30就已经开始第一趟洒水作业了。夏季她每天平均洒水16次,最多时,一天曾洒过21次。作为副班长的赵华,在完成自己洒水任务的同时,还要开车动态巡查路面的卫生和保湿情况,很多时候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夏天的工作时间是下午6点下班,但赵华往往是坚持下班后再洒1遍水才下班回家,回到家都近8点了。

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早晨起那么早,赵华也困,她都是凑给车接水的时候,定上表,趁这个空休息10分钟,这是赵华告诉记者的小秘密。

由于夏天工作时间长,洒水次数多,洒水车又是手动档,档位重,需要用力频繁操作挂档,长时间踩油门、离合,一天下来,肩膀疼得都抬不起来,走路左脚疼得一瘸一拐的。

2017年夏天,有段时间天气持续闷热,人什么都不干,站在外面都浑身是汗。洒水车里的温度更是高达40多度,身上的衣服也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赵华工作时带的水壶能装5斤水,夏天时她每天至少2壶。有一次带的水喝光了,渴急了的赵华等不到到单位去接水,在超市买了一瓶1.5L装的矿泉水,几秒就喝了一多半。

记者问赵华,开洒水车这么累,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赵华说,有时累了,也想过换个工作,但都说爱矿如家,看到通过自己和工友的劳动,路面冲刷的干干净净,没有尘土,看到矿区的蓝天白云,就有一种幸福感、自豪感,感觉没白付出,再多的累也值了。

赵华5岁的儿子告诉她,洒水车的后喷洒喷淋起来像孔雀开屏、像凤尾一样漂亮。但她自己却认为喷淋起来的后喷洒更像是勤劳的小蜜蜂扇动的翅膀。2016年5月,赵华也被评为该矿第五届“十佳青年”。 

刘洪霞:操控大力士的女汉子

44岁的刘洪霞,开叉车之前是一名翻斗车司机。2007年7月,矿车队招聘叉车司机,刘洪霞报名参加竞聘成功,成为了一名叉车司机。

刘洪霞告诉记者,真正接触叉车后和她原来想像的有很大差距,操作自重14吨叉车和操作私家车、翻斗车有很大差距,很长一段时间往轨道上放车时都掌握不准位置,有时端车重心掌握不好,物料从车上掉下来,也被下料的职工笑话过。

“既然别人能做到,我也能做到。”不服输的刘洪霞主动向老司机请教,中午自己加班进行练习,通过近两年的摸索实践,刘洪霞端矿车入轨道一次成功率达到了95%以上,在2016年的矿职工技能比武中,在男女司机混合参加的叉车司机比武中,刘洪霞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刘洪霞说,开厂内机动车最难熬的就是夏天和冬天。冬天还好点,可以多穿衣服,加强保暖,虽然“胖”得像个“大熊猫”,但能好过些。特别是原来的老叉车,没有空调,夏天车内温度高达40多度,发动机就在座位下面,工作地点基本都是水泥地面,地温更高,上下一起加热,天天就像在蒸锅里一样,身上的衣服基本上没有干过,裤子一直湿到膝盖。由于夏天紫外线照射强烈,两个小臂经常晒爆皮,痒的受不了的时候,就用凉水冲冲小臂接着干。

刘洪霞的老公在转龙湾煤矿工作,一人带着两个孩子的她,从没在丈夫、家人和朋友面前叫过苦、叫过累。有时井下安装、撤除任务紧,为保证生产物料及时供应到位,中午加班就成了家常便饭。她都是中午下班后买饭送回家让孩子吃上饭,自己随便凑合几口,回来接着干。有时忙得一上午都不下车,工作结束下车时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稳。

有时累极了,刘洪霞也想过不开车了,换个工作,但看到自己的努力工作得到采掘下料职工的认可和好评,第二天她又精神百倍地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中。

刘洪霞现在驾驶的叉车陪伴她已经5年了,她说,开这个车的时间最长,和车也有感情了,感觉自己和车就像“闺蜜”一样。有时工友借她的车或她休班时,她都好几遍叮嘱工友一定要细心,惹得工友都打趣她说,借你的车用比找你借十万块钱都难。

从2007年开叉车至今已11年了,刘洪霞从未出现过安全事故,实现了安全驾车、安全出车。开叉车,虽然苦、虽然累,但自己还是想开下去,一直开到退休。她带的徒弟也已出师,能独立上岗作业了。她说,只要有人愿意学,我就使劲教。

郭玉莲:谁说女子不如男


43岁的郭玉莲,2004年5月起从事铲车司机工作。2009年3月调入煤质发运科煤场开铲车时,成为煤场历史上第一个女铲车司机,直到2015年才陆续有其他女司机调入煤场。

开铲车是个力气活,每项操作都很费力,而且煤场装运都是“急活儿”,坐在驾驶室里不仅手脚用力,注意力还要高度集中,启动、铲煤、倒煤,剎车、转弯……每一步都要特别小心,身体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一天下来腰酸背疼腿抽筋、有时胳膊腿抬都抬不起来,不少男司机没干多久就换了工种。

刚调入煤场时,一些男司机也质疑,一个女司机在煤场开铲车,能行吗?受到了那份苦吗?面对质疑,郭玉莲用实际行动回答,女司机不比男司机差。

郭玉莲说,刚接触铲车时,近1.7米的她站在车前,差不多和车轮一样高。铲车4米多高,扶着梯子爬上车,往下看都有点晕高。但郭玉莲告诉自己,既然选择就不能后悔,就要克服困难、要勇敢,就得坚持做下去、还要做好。

郭玉莲告诉记者,原来的铲车都没有空调,夏天的时候,车外比车内凉快。地销装煤时,热得浑身湿透,衣服一拧都能拧出水来。冬天的时候,煤场空旷,风呼呼往车里钻,人坐在车里冻着直打哆嗦,有时手脚都不当家了,只能咬牙坚持。有时为了赶任务、少上厕所,就控制自己的饮水量;有时客户急着装煤,为了方便客户,到了饭点也要装煤,带的饭放在车上都没空吃,很多时候都是饿着肚子干完活再吃饭。

“前几年,环保要求不像现在这么严,煤场煤尘飞舞,满脸都是煤灰,淌下来的汗水都是黑色的,嗓子里、鼻子里满是煤尘。”郭玉莲高兴地说,“现在环保要求严了,人们的环保意识也提高了,各项保湿保洁措施都到位了,一个班下来,再也不像以前一样满脸是煤尘了。”

郭玉莲开的铲车,一铲子的煤约重4吨,仅她自己平均每天要装车1000吨煤炭,发运旺销时,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装过大小车近90车。开铲车虽然累,但看到矿工师傅们辛辛苦苦采出来的煤都销售出去了,心里也就不觉苦了,反而乐滋滋的。

开了14年铲车的郭玉莲还有一手绝活。性格大大咧咧的她生活中虽然是个女汉子,但在工作中,却是个有心人。她通过自己多年的细心观察,多重的车、装多少下,铲斗里的煤满到什么位置,现在她装车重量的一次合格率达到99%以上,有客户曾开玩笑说,以前北京百货大楼有个张秉贵“一抓准”,咱这鲍店矿煤场有个郭玉莲“一铲准”。

郭玉莲还说,近几年领导对叉车、铲车司机越来越关心,逐渐更新的车辆都配有空调,比以前的工作环境好的太多了,更得好好工作,不能辜负领导的重视和关心。

记者感言:采访完三名女司机,感觉她们说的最多的就是“我喜欢我的工作,既然喜欢,既然选择了,再苦再累都要坚持,都要做好”。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们谈到工作中的酸辣苦咸时,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不到一丝后悔。我想这份微笑这份坚持这份热爱这份坦然这份坚韧不正是鲍店人、兖矿人、煤炭人身上那份不畏困苦,爱岗敬业,乐观前行的进取精神吗!只要有这种精神,我相信我们的明天肯定会更美好。第108个国际劳动妇女节就要到了,祝天下所有的女性节日快乐,永远美丽幸福!

编辑: